今天,中国此车一出,外国名牌靠边站!

08-20 21:29 首页 财经内参精读

2013年,当吉利老板李书福蛇吞象收购沃尔沃汽车的时候,天下几乎所有人都在等看笑话。

然而,今天,那些看笑话的人,要失望了。

刚刚,吉利汽车发布2017年上半年财报,业绩好得真是不要不要的

上半年,吉利汽车总销量为53万辆,同比增长89%;

营业额394.2亿元,同比增长118%;

可分配利润达43.4亿元,同比增长128%;

基本每股收益48.77分,同比增长120%。

现在,吉利已经完成了汽车帝国的构建:它现在拥有了国产品牌最畅销的A级车——帝豪,同时也拥有自主品牌里销量最高的B级车——博瑞;不仅如此,吉利还通过收购沃尔沃,开始进军中高端,建立了中高端品牌领克

牛逼吗?

这个问题可别问买了吉利汽车股票的人,他们估计没空回答你,因为他们估计已笑得合不拢嘴了:

2年来,吉利汽车的股价,从不到5元,一路基本不带喘气,干到了今天的20.25元,足足翻了两番多!

在全球汽车品牌的销售和利润都在下滑,就吉利汽车一个劲往上跑,让别人还怎么活?

一向有“汽车疯子”绰号的李书福,这次看来要把全球汽车公司逼上绝路了!

 李书福不是官二代、富二代,貌不惊人!

他出身农家,长得像个典型的农民。长相敦厚,塌鼻细眼,看起来很能喝酒的模样,十足的草根、草莽气质。

和他的长相很般配,这厮神经特别大条,干事混不吝,属于天塌下来也能睡得着的主。

豪赌+混不吝,是李书福商业品格里的两大特征。

豪赌,这个是显而易见的。李书福曾回忆说,“小时候我赌过钱,比方说赢了1块钱,全放下,变4块了,全放下,变8块了,再全放下,变16块。有些人赢了1块钱,就收回5毛,他赢的钱明显比我少得多。但我这种弄法,可能最后一次全没有了,一分也不剩。”

李书福做冰箱,做摩托车,再做汽车,都是这样。本来一个事情做得好好的挺赚钱,他忽然转行了,跑去做另一个不赚钱的事情,而且是把他此前赚的所有钱全部押注下去,不管不顾,连这个行业的水有多深都不知道就一猛子扎下去。

李书福的第一桶金,是给人家拍照片。当时李书福19岁,刚高中毕业。那时中国照相机还很少,拍照片是门手艺活。国家对照相这个行业的管理属于特种行业,就是说要想给人家拍照片,必须经过公安局批准。李书福从他父亲那里借了些钱,才买的相机,这样开始了创业生涯。

就这样,李书福在台州大街小巷里为人家拍照片。短短两年,李书福收获了百万财富。这在当年,是不得了的事了!

李书福第二次创业,是在垃圾堆里提炼黄金和白银。改革开放初期,很多的原材料都是国家控制、垄断的,乡镇企业要想买一些铜皮、铝皮,或者一些设备都是到旧市场买。台州有很多废旧电器市场,旧市场有一些铜皮上镀金镀银的设备,尤其是一些大型变压器,它的铜带表面都是镀银的。李书福刚好从照片里学了一些分解溴化银与氯化钠的方法,这个铜和金、银分开。于是,李书福又赚了第二笔钱。

两笔钱赚到后,李书福就一古脑拿出来,去捣鼓一个冰箱配件厂,又赚到钱了!两年后他索性办起了一家名叫北极花的冰箱厂。冰箱厂超级赚钱,他很快成了当地有名的千万富翁。

1993年,李书福决心要造摩托车。他一点也没有做摩托车的经验,最要紧的是没有许可证。于是,他跑到北京机械部的摩托车管理处,愣头愣脑地问,“我们想生产摩托车,是不是你这里批的?”结果碰壁而归。不过还是没有难住李书福,他很快找到一家濒临倒闭的国有摩托车厂,花钱“买”了一张许可证。东搞西搞,李书福成了大6第一家生产该款摩托车的厂家。

1997年,这个不安分的台州人突奇想,宣布要造汽车。民营企业造车最大的障碍还是政府许可。李书福依然寻求“变通”。让人难以置信的是,他的汽车许可证来自四川德阳的一家监狱,该监狱下属有一家汽车厂,李书福注资取得了7%的股权。经过了争取,最终,李书福拿到了第一张民营企业造车许可证,成为汽车史上一件“破天荒”的事件!

2010 年,这个赌徒又干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。吉利控股集团以 18 亿美元的价格将福特手中的沃尔沃汽车公司收入囊中。当时,李书福身上还有着百亿的欠债:吉利使用银行贷款30多亿元,从香港资本市场调用资金20多亿元,配套商欠款60多亿元,负债额超过100亿元。但李书福看准了,不顾一切地干。最终,这个拥有 86 年历史的欧洲豪华车品牌,被一个做汽车仅 12 年的中国汽车公司拿下了。

一步步,李书福走得堪称步步惊心,下手极重,独向虎山行。这厮就是一个从头到尾都流淌着赌徒血液的主儿,超级相信自己的直觉,一旦下了决心,就孤注一掷!

李书福还是一个特别混不吝的人!

别人看他,就像看舞台上的一个小丑一样,但他看别人的嘲笑,也像蜘蛛丝一样轻轻抹去。

说难听点,叫傻气;说好听点,流行的话,叫“钝感力”。

早在1997年,李书福就放大炮:“汽车有啥了不起,不就是四个轮子、两部沙发加一个铁壳吗?”外界被他笑死了,“汽车疯子”、“汽车狂人”的帽子,从此成了李书福的外号。

2000年,李书福在参加央视《对话》中,又说他要在中国做汽车。柳传志谈及当时大家的反应时说:全场观众都笑了。这笑声中,或许有部分善意和赞赏,但大部分都是怀疑和不屑。即使是今天,汽车在大家眼中,也还是个上亿美元扔出去都听不见声响的烧钱行业。而当时,李书福造汽车有三个明显的“先天不足”:只有1亿元左右的自有资金;没有任何汽车业的经验和积累;没有得到任何的政府支持。

但李书福很淡定,不仅淡定,他还要继续发飙!当年,李书福在一个汽车论坛上又放大炮:“我们中国人一开始造车,通用、福特就迟早要关门!”这话气得几个跨国公司代表中途退场。

“你就是一个造摩托车的,能造汽车?”这或许是当时外界对李书福的最大疑问。第一款汽车“吉利豪情”正式下线,长得像个发育不良的小东东。李书福摆宴1桌,向全国官员及经销商出7张请柬,结果只来了一个浙江省的副省长,9多桌菜肴受到冷落。

吉利收购沃尔沃,在圈内开始也被认为是无稽之谈。但李书福就像泡妞一样泡沃尔沃。李书福找美国福特谈这个事情的时候,福特根本不知道李书福是谁,连见也不见、谈也不谈。写了半年的邮件给福特公司,人家还是根本不理。后来李书福急了,直接找上门。谈啊谈,磨啊磨,终于给李书福搞成了。李书福事后说:三分靠自己,七分靠天意!

即使收购成功了,相当一部分业内人士还是觉得李书福必败。他们认为,吉利与沃尔沃都不在一个档次,沃尔沃也亏损严重,瑞典人自己也经营不好,吉利根本收拾不了这么一个烂摊子!

然而,李书福仍然不管不顾,一意孤行!他说,要用结果,要让全天下人都惊讶一把!

这就是李书福,他似乎看不到别人面上的讥笑,也听不到别人的挖苦。别人怎么说怎么看,都置之不理,不惊不乍,你笑你的,我干我的!

今天吉利的经营状况,我们可以欣慰地说,“汽车狂人”李书福终于看到胜利的曙光了!

当然,李书福和吉利的故事,还远远没有结束!

从零开始,抓住时机干干干,不断做大做精做强,这是李书福血液里翻滚的永不停息的创业冲动!

这不,不久前,吉利又宣布:收购美国飞行汽车公司Terrafugia,把工厂设在中国。这个消息一下子轰动了全球汽车行业!

美国Terrafugia飞行汽车公司可不简单,它创立于2006年,是美国三大硅谷飞行汽车企业之一。 

2009年该公司发布了第一款飞行汽车,名为Transition(变形者)。3年后,Terrafugia公司发布了第二版 Transition车型。该车有两个座位,空中续航为640km,最高时速为160km/h。

此外Terrafugia还推出了TF-X概念飞行汽车,该车是一款混合动力飞行汽车,有垂直起降的能力,机翼同样可折叠。空中的续航里程达到了800km,空中极速320km/h。

毫不夸张的说,吉利这次是要上天了!有沃尔沃的技术和自主产权撑腰,吉利收购Terrafugia,还将进一步进军智能驾驶和自动驾驶领域,以后,中国第一辆无人驾驶的飞行汽车,或将在吉利诞生!

小灵通骑着飞车漫游世界的场景,或将在十年内变成现实!这是一个何等令人热血沸腾的大突破!

可以说,这是继收购沃尔沃之后,吉利瞄准前沿科技、布局未来的目光毒辣之举。

企业家特别是企业创始人,是一个企业的灵魂!

可以说,李书福是典型的具有中国特色的企业家。中国成功的企业家,大都有一种共同的特质,那就是豪赌+混不吝。正式这种商业气质,让他们能够熬到最后也笑到最后。

企业家特别是创业者,就是要敢于赌。赌什么?赌时机!创业,归根结底靠三个东西:第一是时机,第二是时机,第三还是时机!业者的一个最重要的能力,是“对时间点的把握”!

因此,成功的企业家,和经济学家不一样,不能像哈姆雷特,左思右想,犹豫不决。时机来了,看准了就得干,有条件要上,逢山开路,遇水搭桥,没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,反正要干成!

同时,企业家也要有承受旁人非议的钝感力。机会只有在没有人发现的时候才算是真正的机会,等所有人在青天白日下都发现机会了,机会就成了凉掉的黄花菜!但大家都没看到机会你就干了,那么,很有可能你就是大家公认的傻逼!


宋朝有一个超级算命先生叫邵雍,他说世间的高人会在一些变化发生前就有所知觉,但是常人并没有感觉,甚至是产生相反的感觉。这就是“先机”。机会只属于那些能够提前感知的人,如果别人都醒悟过来了,“先机”已经不属于你了

也就是说,那些最牛逼的人,都是先知先觉的;那些一般的人,则是后知后觉;那些最傻的人,就不知不觉了。而财运,只属于那些能够提前感知大势、而且超级自信、敢于坚持的人。

说来说去,每个企业家、创业者,都应当磨练你自己在破晓或者朦胧状态下进行判断,而且为之矢志不移的能力!

归根到底,无论李书福,还是当年任正非、董明珠、马云等人,他们之所以能取得胜利,靠的就是这种战略把握能力。

这个时代,只有偏执狂和受迫害妄想狂才能胜利!


首页 - 财经内参精读 的更多文章: